草莓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猴胖】那个吃了我一个月早餐的小胖子

猴胖邪教好好好!

含几句话欧驼~



这是来自微博的台湾论坛段子,因为很有趣,才改编的。

如有雷同,那是我仿微博段子的hhhhh

一切解释权都归属微博所有~

http://weibo.com/3220647951/CFbjju0DM?type=comment#_rnd1445968144955


虽然感觉lo主走远了,喜闻乐见,成了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的样子。


【那个被我吃了一个月早餐的瘦学长】


前方痴汉出没~

有病的不是侯爷,有病的只是lo主。

糖都是你们的,OOC都是我的。


没仔细看过,如果有bug请戳lo主。


-----------------------------------------------------------------------------



李智勋是一个从发尖到脚趾都很符合理科学霸这个词的人。但几乎没人知道,李智勋中学居然被班级的吊车尾嘲笑过,理由是他解题的思考时间太久了。

 

可李智勋就是这样一个强迫症,不把问题想清楚,他完全不想开始解题。他要是的足够的思考过程,和思考后流畅解题的爽快。所以被人嘲讽解题思考久,就成了他的逆鳞。

 

高考那年的全国理科竞赛,他在物理组拿到了金奖。给他发奖状证书的领导一脸慈祥地对着他笑:“小伙子看起来速度很慢,好像没有思路或是想复杂了,但是解题倒是又直接又明确,有点出人意料啊。”

 

李智勋很想把自己的不高兴挂在脸上。而这种不高兴的情绪在听到后台两个男孩的窃窃私语之后,达到了顶点。

 

“我倒觉得很厉害,能花时间把解题的细节都在脑中勾勒清楚。如果是我,想那么久早就把一开始想的忘掉了。”

 

简直是够了。

 

 

 

愤然回座的李智勋心不在焉地看着剩下的颁奖仪式。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之后,拿了数学组金奖的三名学生上台了。李智勋心想学霸大家不都装得这样,文质彬彬、冷静沉着、衣冠禽兽……最后那个就去掉吧。

 

他就那么一瞥,就看到了让人火大的情景。那不是刚刚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小胖子和他那个狐朋狗友么?这两个傻头傻脑的熊孩子居然是数学组的金奖,李智勋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了全国竞赛的公平性。

 

李智勋对小胖子朋友那中二的获奖感言嗤之以鼻,这智商再高情商太低也没什么用。然后看到小胖子接过话筒。

 

“感谢栽培我的老师,感谢养育我的父母,也感谢……”小胖子强装面无表情的发言戛然而止,好像表演忘词一样卡戏了。全场哄笑。

 

这小胖子现在看起来怎么不善言辞啊,刚刚在后台不是蛮会说的么?但他已经不在意刚刚被议论的事了,这面瘫的小胖子看起来蠢萌蠢萌的,而且刚刚虽然说他思考太久,却没带任何的贬义,自己那只是一时迁怒。

 

“也感谢、感谢刚刚物理组的学长!学长给了我解题的新思路,让我知道多花时间去思考不会是浪费时间,反而比急躁地开始解题更有效果,胸有成竹才能迎刃而解。”

 

这说的不会是自己吧?!

 

李智勋觉得是时候自恋一下了,这显然说的就是自己,物理组也就自己完美符合他口中的“胸有成足”和“迎刃而解”吧。

 

沾沾自喜过后,李智勋发现自己问题有点大:他居然会因为人家说他解题思考久而感到自豪。

 

 

 

过了也有一阵,即将毕业的李智勋收到一个学妹的告白。那个学妹双目含情地对他说:“学长,我觉得最浪漫的事情就是用一辈子的时间看你思考题目。”

 

有点仓促地拒绝了学妹,李智勋觉得自己好像花了很久的时间,总算是得到了全国竞赛时候遗留问题的答案。

 

自己其实一直对自己的解题思考时间太久耿耿于怀,但是完全没有办法改掉之后就有阴影不够自信。每次听别人提起都觉得含沙射影,实际上别人也未必是贬低他。而那天小胖子天然呆的发言像风一样吹散了他心里的乌云,让他幡然醒悟自己的思虑周全也不失为一个值得学习的优点。

 

问题成功解答了。但是李志勋更烦了,因为他觉得自己问题更大了。

 

他居然做梦梦到那个小胖子面无表情地对他说:

 

「学长,我觉得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用一辈子的时间思考题目。」

 

 

 

时光飞逝。一晃眼,李智勋已经大三了,从知道小胖子叫许元硕开始已经过了三年了,也意味着李智勋从一个标准学霸变成了一个非典型性痴汉已经三年了。

 

每次许元硕参加的竞赛,李智勋就算不去参加也一定要托人拿一份数学组的卷子,为了这事还请了高中同学几次饭。拿到卷子,他一定会抽空做,虽然有的猎奇题目他很久解不开,但想着以后说不定会有很多共同话题,李智勋愿意多死点脑细胞。

 

现在许元硕已经成为了他的学弟,在这所名校的数学系,和他同属数理学院,甚至就在他们旁边的教学楼上课。李智勋觉得自己真的等了很久了。

 

但是一步步计划妥当,万无一失再一举拿下是他的风格啊。他必须找个最合适的机会再下手。

 

李智勋站在物理系教学楼的二楼窗台上,又一次看到旁边楼下走出来的小胖子和那个等着他的眯眯眼男孩子一起走了,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室友也不用那么要好吧?从中学就是同学也不用那么要好吧?

 

“李同学,这题我……”

 

拿着试题集的女同学显然没想到平时温和有礼的李学霸心情很糟糕,被冷冷地扫了一眼,只好悻悻然地跑开了。

 

 

 

如果说李智勋是物理系的代表,那么李相赫就是对手化学系的王牌。而且李相赫在世界竞赛得过大奖,学院的院长也更看好他。

 

李智勋倒不在意这些虚名,他和李相赫本来就方向不同,专业拿来比较没意思。但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想比,人家偏要把你们两个放一起比。所以李智勋这三年来,主动被动地和李相赫比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从打篮球到吃泡菜,从红白机到吹泡泡糖。

 

不过有个赌约被他拒绝了。是学院的学姐们起哄,让他们比谁先脱离单身。那时他大二,他的小胖子还在努力参加竞赛保送呢,他怎么可能去捣乱。让他随便找一个装一下,他也不乐意。

 

这天李智勋被同学拉去新闻系附近的食堂吃日式午餐。刚点完餐,看到李相赫居然也在这个食堂,他就知道这顿午饭吃不安稳。

 

果然他们同学院的同学都聊了起来,有人提议,既然是食堂,让他们比谁能吃喝更多醋,被李相赫以胃不好为由拒绝了。

 

突然李智勋注意到有个人被几个女生围着进了食堂,他看见李相赫也瞥了那边一眼,突然计上心头了,或许这个眯眯眼金赫奎会是他的突破口。于是果断开口提议:“不如找食堂里吃饭的新生给我们出个题目吧。”

 

李相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表示同意。

 

因为他们这太过吵闹,正好金赫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李智勋抓住机会往金赫奎那一指:“就那个眯着眼睛看起来很像羊驼的学弟好了,让他给我们出个题目。”

 

 

 

李智勋告诉金赫奎,让他给自己和李相赫想比试题目。但是每次金赫奎一说比试内容,李智勋就会以太简单、偏向哪一方、毫无新意、已经比过了……,来推脱题目,拖延时间。

 

闹了半天还没定下题目,李相赫都看起来有点意兴阑珊了。这时候李智勋看到金赫奎开始发短信求救了,他猜他的的小胖子不久之后就会出现。他觉得是时候开口了。

 

“要么就之前那个没有比的题目吧,先脱离单身谁就赢。我们这次谁先追到金学弟谁就赢,怎么样?”

 

“我没意见,只怕你又打退堂鼓?”

 

这时李智勋发现他等了很久的小胖子已经站在了人群的外圈。刻意提高音量,整了整身上的衬衫,用自认为最温柔的语调,告诉金赫奎自己明天起会给他送“爱心早餐”。

 

 

 

第二天清早,作为大三没有早自习的李智勋掐着时间,买了早餐等在了金赫奎的自习室门口。一看到金赫奎下课就把早餐交到他手里,然后一再叮嘱他,不要丢掉——他知道金赫奎吃不下他特意买多的早餐,如果不是丢掉,十有八九会把早餐给自己的好友吃。

 

每天送完早餐,李智勋虽然假装上课去了,其实一直都默默地观察着早餐的去向,期望着早餐能够落入他的小胖子口中。

 

但他送了三天,发现这三天的早餐都进了垃圾桶的肚子。

 

正当李智勋烦恼该怎么打破停滞不前的局面时,学院方面神助攻了。数学系居然全面提早早自习,还直接早了一个小时,比食堂开门来得更早。这直接导致,直到早自习结束,他的小胖子很可能都吃不上早饭。

 

李智勋一边心疼着即将早起的小胖子,一边按耐住心里的狂喜,这是老天爷都在帮他吧。

 

数学系早自习提早的当天,李智勋在食堂选了营养均衡、新鲜美味的早餐。再一次交给金赫奎的时候,他装作无意提起昨天看到的国外新闻。李智勋痛心疾首地描述了那些,饭都吃不上的灾区孩子,毫不意外地看到金赫奎怜悯的眼神。

 

在隔着一定距离的地方,李智勋看到自己买的早餐被许元硕全部吃完之后,感觉自己终于在“征服他的胃”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如果以后天天都是他的小胖子吃他送的爱心早餐,他简直是赴汤蹈火都心甘情愿的。

 

 

 

当天的课间休息,李智勋正在公共教室计划着明天要搭配什么美味营养的早餐,无意间瞅到之前来问他问题的女同学又拿着试题集走过来了。

 

因为早餐被心上人吃了而心情大好的李学霸扶了下眼镜,非常和颜悦色地准备回答女同学的问题。但似乎是他“如沐春风”的表情让女同学“受宠若惊”,女同学慌忙往后退了一步,直接撞到了后面的课桌。

 

“同学今天想问什么问题?”

 

“不不,不用了,学长你开心就好。”

 

见女同学快步走出教室的,虽然有些疑惑女同学的反常,但是此时此刻李智勋完全没心思想别的,因为他还在考虑明天送的早饭。

 

 

 

整整一周,李智勋都看到自己送的早饭不出意料地被金赫奎带给了许元硕,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每天都尾随着金赫奎去看许元硕吃东西的李智勋,发现自己居然有成为STK的潜质。

 

这一周,李智勋发现了他的小胖子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比如他吃早餐时候认真投入的动作,总让人觉得他手上的早餐比外面的都更让人有食欲。比如他吃到喜欢吃的早餐时,会小幅度地摆腿,表情虽然还是淡淡的,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悠闲了不少。比如他看到香菜的时候,会顿一下再吃,后来李智勋买的所有早餐都没加过香菜。

 

新的一周李智勋又想了一套新的早餐搭配。但是赶到食堂却发现有种新的中式煎饼,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前面排队的同学纷纷都要求加辣酱,知道许元硕不擅长吃辣的李智勋的腹黑因子蠢蠢欲动着。

 

“阿姨,帮我加点辣吧。”

 

“好嘞,要加多少?”

 

“稍微多加点。阿姨你能用辣酱画个爱心么?就是心形,你知道么?”

 

做煎饼的阿姨一脸见鬼地盯了他一眼,然后勉为其难地用辣酱挤了个类似三角形的心形。

 

远远望到金赫奎把加了爱心辣酱的煎饼塞到许元硕手里,李智勋莫名地有小激动。但他的小胖子咬了一口两口三口都没什么反应,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其实许元硕是能吃辣的。

 

但几秒种后,许元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金赫奎的水杯,一下子灌了下去,小张着嘴吸气,李智勋忍住爆笑的冲动,准备离许元硕他们远一点。

 

到了比较安全的距离,四下无人,李智勋再也憋不住放声大笑。他的小胖子刚刚被辣的整个面瘫脸都生动了好多,真是越看越可爱。笑了好一会儿,李智勋才回复到他平时的学霸画风。

 

平静下来的李智勋,突然想到刚刚许元硕喝的是金赫奎的水杯。他眉头一簇,暗暗地记下,下次如果还要买辣的早餐,要多买一杯冰豆浆给他的小胖子解辣,不能让他再喝别人的水了。

 

理清思路、神清气爽的李智勋潇洒地走去教室了,完全没有发现早上给他做煎饼的食堂阿姨,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按照李智勋规划的,大概送一个月左右就能借着早餐这个话题去接近他的小胖子了。

 

啧,这莫名其妙的怎么跑出来一个捣乱的,打乱他的计划。

 

李智勋一脸不爽地看着金发的欧洲小子和眯眯眼少年亲亲我我,被闪也就算了。可这两个人腻在一起,他的早餐给不出去,心里想的都是他的小胖子肯定是饿惨了。

 

那天的早餐最后喂了垃圾桶。

 

李智勋怀着郁闷的心情买了第二天的早餐,心里祈祷着那个金发小子不要再和金赫奎粘在一起,好让自己有机会把早餐拿给金赫奎让许元硕吃到。

 

想着心事的李智勋被突然出现拦路的小胖子吓了一跳,冷静的脸上换上了一副惊讶的表情。李智勋一秒内脑补了一个,为了不让麻烦的学长缠着心有所属的死党,而挺身而出制止学长的言情小故事。这种故事的结局不都是舍己为人,最后和学长幸福的在一起了么?

 

甚好。

 

于是看着欲言又止的小胖子他笑了起来,也不准备打太极,把早饭直接递到许元硕的面前:“是不是饿了想不起来要说什么?先把早饭吃了吧。”

 

 

 

坐在花坛边嗅着花香,身边是自己放在心上三年的小胖子,李智勋觉得今天的空气都带着甜味。

 

看着吃得有点拘束的小胖子,可爱的侧脸肉嘟嘟的,还沾了点油渍。

 

手感应该很好,好像戳……然后李智勋的手指就不由自主地拿着纸巾触及了许元硕的脸颊。

 

洒了一地的早餐让李智勋有点乱了阵脚。他一时没克制住,只怕要吓到他的小胖子了。但李智勋发现许元硕没有其他过激的反应,反而有点小害羞,他立刻稳了下心神,故意用有些郁闷的语气问着许元硕。

 

许元硕连珠炮一样甩出一段话,让李智勋哭笑不得。这孩子原来是来道歉的。那既然是来道歉的,不如就让他收一点福利吧。

 

李智勋和许元硕比起来简直是老谋深算,简单的几句话就把许元硕绕了进去,看着小胖子有点无奈地接受了他每天共进早餐的提议。他得意地想,他的小胖子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进了自己的圈套了吧。

 

 

 

后来就很简单了。增多的相处,即使许元硕再面瘫再冷静自持,也不难让精明的李智勋看出对方不变的面具之下潜藏的爱慕之心。

 

既然两情相悦,又有李智勋主动体贴,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两人渐渐从一起吃早饭,变成了一起吃早饭午饭,再到每天三顿不看到对方就吃不下。

 

不久后的全校统考,许元硕力压李相赫,把名字挂在了成绩榜的顶端。看着自家小胖子拿着校领导发的一等奖学金,面瘫的圆脸上藏不住的志得意满,简直比他自己拿奖学金还要开心百倍。心想那些说恋爱会荒废学业的都是骗子。

 

看着许元硕领完奖下台,李智勋一时激动直接一把把自家的小胖子抱住。感觉小胖子在自己胸口微不可查地蹭了蹭,李智勋笑得极为得瑟。

 

松开怀里的小胖子,李智勋看见对面的李相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李智勋下意识地把许元硕往身后藏。

 

“你的眼光真的堪忧。”李相赫心里止不住地吐槽,藏你妹啊,弄得好像谁要和你抢一样,“还有,这里是礼堂后台。”

 

放眼望去,才发现他们两个几乎是在各学院学生代表和学院领导的注目下相拥了。

 

李智勋倒是向大家点头招呼了,也没太多尴尬。但他回头看他家的小胖子,许元硕看起来神色不变,但是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然后他的手臂一疼,是被许元硕结结实实地拧了一下。

 

 

 

次日,论坛上出现了一篇点击率极高的帖子。

 

《我该不该眼睁睁地看着死党被鬼畜眼镜变态学霸拐带?急,在线等!》

 

头像是个Q版画,画着一个金发小王子在投喂一只眯眯眼羊驼。

 



评论(45)
热度(55)

© 照喵家的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