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珍破】【猎奇视角向】我崇拜的人和我向往的人在一起了

这欠了很久的文啊……


没头没尾,断断续续的,lo主自己都看不下去系列。


写着写着就感觉写歪了,再写着写着就觉得写崩了,随便看吧……


除了珍破没有CP!除了珍破没有CP!除了珍破没有CP!


(所有开了的文,没有说弃的,就算没人看也都会填。而且暂时没有弃坑打算,只有想开新坑的打算……)


最后,感谢催文的小伙伴@撒糖小能手


就这样吧,跪安了。



-----------------------------------------------------------------------------




 

 

 

1

 

17岁前的那个秋季,对Pawn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

 

在那个秋季前的春季,他只是个爱玩游戏也爱看比赛的小胖子,一路看着MVP Ozone夺冠,并喜欢上了这支有无限可能的队伍。

 

在那个秋季前的夏季,他从一个爱玩游戏的小胖子,变成了一个以游戏为职业的小胖子。然而,队伍成绩不佳,自己也因为没有比赛经验,发挥平平。

 

在那个秋季的前半段,他看着自己最喜欢的战队S3小组赛抱憾出局。而自己没打职业前就崇拜着的中单也因为S3糟糕的状态所被人诟病。

 

在那个秋季前,Pawn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被幸运之神所眷顾的人。

 

所以当他从被子中赖洋洋地伸出手,捞起薯片袋旁边的手机时,他还抱怨着这凉飕飕的天气和这恼人的电话铃。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对面的人说什么“Samsung”,什么“Blue”。被温暖的被窝涣散了的注意力刹那间集中了起来。“唰”地坐起身子,Pawn双手捧着手机认真地听起电话,他隐约感受到这通电话对他的意义不凡。

 

放下电话许久,Pawn还处于出神的状态。他最喜欢队伍的俱乐部向他发出了邀请,他或许会和他喜欢的那些选手成为兄弟队的队友,他或许可以当面和自己崇拜的中单进行交流学习。简直像做梦一样啊,Pawn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手感不错。

 

 

 

2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Pawn决定接受邀请,加入三星蓝担任中单。这个决定,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发展,还是为了对三星的喜爱,他都不可能做第二种选择。

 

这天有些回温,Pawn拖着的行李,试图挪进三星基地大楼的电梯里。想着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Pawn特地带来很多的零食,可是现在他对于自己为数众多的行李有点束手无策。

 

眼看电梯门快要关上,以防电梯带着已经挪进去的行李去向未知的楼层,Pawn连忙伸手去按按钮,但旁边伸过来一只修长的手先他一步按下了按钮。

 

Pawn侧头看去,那是个他知道,但是不熟悉的人。

 

他知道这个接替了Homme的上单叫做Looper,但是由于上场比赛的次数不多,Pawn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在排位里遇到过,是个酷爱炼金的选手。

 

看着默默无言帮他搬运着行李的人,Pawn觉得这位前辈虽然看起来酷酷的,不爱说话不爱笑,但必然是个温柔好相处的人,心里因新环境而产生的不安也减少了许多。

 

终于顺利搭上了电梯,Pawn向Looper鞠了个躬道谢。本以为不会收到Looper的回答,却见Looper抿着嘴轻轻地笑了:“应该的。”

 

电梯停在了他们相同目的地的基地那一层,Looper非常自然地开始帮忙搬运行李。没等Pawn开口问出疑问,Looper已经领着他走到了基地门口。看着Looper熟门熟路地掏出钥匙开打基地大门,对他笑着说:“欢迎加入我们。”Pawn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早就知道了他要入队的消息。

 

随着Looper的通知,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都出现了在Pawn的面前。那些最早在荧幕上知道的,后来在赛场上偶遇的,却都没正式交流过的选手。其中也有他崇拜的中单Dade。Dade的自信骄傲、遇强则强,越是逆境越是爆发,都是他欣赏Dade的原因。

 

大家都是那么的亲切。

 

和三星大家庭的各位一起出去聚餐完回到基地,在蓝队的队友帮助下整理完了行李和床铺,Pawn开始了他在三星地基的第一个夜晚。

 

把自己陷进被子里面,Pawn觉得幸运之神那么多年终于舍得看他一眼了。在黑暗中他看着房间,也看着入睡的队友们,他知道这将会是他为之奋斗的地方,他会证明自己,也会和队友一起证明他们的队伍。

 

 

第二天Pawn起了个大早,想去给新队友们买早餐。走在秋天的路上,清晨的气温有点低,Pawn拢了拢身上昨天才拿到的队服。远远的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拎着东西迎面走来。

 

“元硕睡得还习惯么,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

 

Pawn看着Looper手里完全够全队份的早餐,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吞回肚子里:“睡得很好,呃,早上想下来逛逛的。”

 

Looper举着手上的早餐示意了下:“逛完了么?逛完我们去吃早餐吧。”

 

Pawn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帮Looper拿了一些早餐,一起回了基地。Looper把早饭放到餐厅的大桌子上,就准备进房间叫大家起床:“元硕饿了吧,你自己先看看,想吃什么就先吃。”

 

Pawn随手翻开一个袋子,里面是热腾腾海带汤,想起很久没有吃过海带汤了,Pawn看着鲜嫩的海带食欲大增。正准备把海带汤拿出来,Looper回来了。看他正端着海带汤,Looper好像有点诧异。

 

“元硕……也喜欢喝海带汤么?”

 

“不是,随手拿了个。”

 

Pawn看见Looper拿出另一碗豆腐汤推到他的面前:“尝尝这家的豆腐汤吧,比较出名。”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Pawn还是接过了豆腐汤和米饭开始吃早饭。豆腐汤确实很好喝,Pawn心想,大概是哪个队友喜欢海带汤吧,特意买的吧。

 

大家都陆陆续续起床来吃早饭,看着大家睡意惺忪地和他道早安,Pawn喝了口豆腐汤,胃里心里都暖暖的,这一切都给他一种家的感觉。

 

“精神不错啊,我们等等要打队内训练赛,你准备好了么?”肩上一沉,有人搭着他的肩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Pawn听出这是Dade的声音。

 

Pawn转过去面对Dade认真地回答着:“我会努力的,请御珍哥不吝赐教。”

 

“好好,有前途!”Dade拍拍他的肩,然后拿过之前Pawn端过的海带汤喝了起来。

 

Pawn下意识地去看Looper,却见Looper带着有点淡的笑意也望着自己这边。Pawn瞬间抓住了重点,Looper看的人应该不是他而是他旁边的Dade,而那个爱吃海带汤的不是别人,就是Dade。

 

 

 

3

 

加入SSB迎来的第一次比赛——WCG韩国区总决赛,是SSB崛起的一个转折点,这支全新的SSB让大家眼前一亮,大家也渐渐地注意到了那个不温不火的小胖子。虽然后来在冬季赛憾负巅峰状态的SKT,但大家开始明白SSB已经成长为一支不能轻视的队伍。

 

Blue的冬季赛已经结束了,但是Ozone还有后续的比赛。所以整个三星基地,还是处于紧张备战的状态,Blue的选手也在努力地帮助Ozone训练,希望着兄弟队能够战胜未尝一败的SKT。

 

这天训练结束大家纷纷回了房间。Pawn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披上羽绒服,决定去厨房找一碗泡面祭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出乎意料的是厨房亮着灯光,显然有人和他一样肚子饿了。

 

推开厨房的门,Pawn意外地发现厨房里不止一个人。煮着面的Dade和撑着桌子看煮面的Looper,两个人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并没有注意进门的他。厨房的鹅黄色灯光在冬日里显得特别的温暖,边煮面边聊天谈笑的两人显得特别的和谐。

 

Pawn觉得自己开门的方式有点不对。他原以为,骄傲得从不低头的Dade会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热血少年。围着围裙拿着筷子,滑动着锅子里面条,现在这样的事完全不像会发生在Dade身上。

 

没过多考虑,因为肚子真的很饿,Pawn不得不打扰这特别温馨的场景:“亨硕哥,御珍哥,你们也来吃夜宵么?”

 

“元硕也饿了么?御珍多煮点面吧。”没有在意被Pawn打断话题,Looper指着正在煮的面条对Dade说。Dade从善如流地多拿一只锅,放了一把面,想了想又加了点。

 

突然没了话题,感觉气氛一下子冷场,Pawn索性就说出了刚刚自己的想法:“一直以为亨硕哥很会做家务做饭的,是很居家的男人。想不到御珍哥也下得了厨房。”

 

“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他其实是个很懒的人,如果没有我每次都给他煮面做饭吃,他晚上都要挨饿,估计能再瘦十斤。”Dade从柜子里拿了两个碗,把先下的面从锅子里捞起来,放上准备好的配料配菜,“家务他也一样苦手,他每次回家的行李箱都是我整理的,不知道没有我要怎么办。”

 

Dade的爆料让Looper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每次都是你主动要来帮我理箱子的,我以为你喜欢理东西,才每次都让你帮忙的。”

 

目瞪口呆是Pawn心理活动的完美诠释。如果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会做饭,让他猜,他一定猜是稳重的Looper。他脑补了一下Dade举着汤勺,说着“吃了我做的面一定会让你不再想吃别的面”的场景,连忙把自己的鸡皮疙瘩抖了抖。

 

 

当Dade把面放到Pawn面前的时候,Pawn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也许是迫不及待想尝尝Dade的手艺,又或许是迫不及待想喂饱自己的肚子,Pawn夹了一大口面塞进嘴里。虽然很烫,Pawn有些难以下口,但面的滋味好得Pawn简直要泪流满面。他自从开始打职业,快半年了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面条了,他有些想念家里楼下的深夜面铺。

 

“好吃吧?”两个同步的声音打断了Pawn念家的情绪。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很好吃了。”Dade一脸“果然”的骄傲神情,让Pawn感觉他熟悉的Dade又回来了,“我煮的面一般人可是吃不到的,元硕你今天也是有口福的。”

 

Pawn也不吝啬自己的肯定,但嘴里的面还没有完全吞下,他直接伸出一对大拇指,给予Dade夸奖。

 

Dade憨笑了一下,摸摸头发,随后看向Looper,发现Looper已经吃了大半了,马上把自己的碗移过去,夹了些面往Looper的碗里面添去,动作好像做了成千上百次一般熟练,而Looper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神情。

 

Pawn吃得心满意足,向两人道了晚安之后准备先去休息。在进卧室之前,他回头看到厨房暖暖的灯光里,两个人一起洗碗的身影,和他进厨房的时候看见的如出一辙,和谐而美好。

 

 

4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Pawn度过了自己17岁的生日。

 

下着雪不方便出门聚餐庆祝,但Pawn和哥哥们一起吃着homme给他买的大蛋糕,收着大家给他送的或者实用,或者别出心裁的礼物。Pawn想这可能是他17年来过的最欢乐最热闹的生日了。

 

热闹完之后,大家去单排的去单排了,去洗澡的去洗澡了。Pawn和Dade却被homme叫住。看着homme欲言又止的表情,Pawn心里止不住的慌张。他看向自己始终崇拜着的前辈,希望Dade能给他一些底气,却发现Dade也是一脸复杂。

 

并不是Pawn以为的最坏情况——要换掉他们两个其中一个或者一起换掉。但是让他们彼此互换,这对Dade来说,只怕是比辞退他还要更坏的情况吧。傲骄如Dade,怎么可能甘愿放弃自己始终在的队伍,被下放到二队去呢?

 

Pawn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说自己不想和Dade互换,但莫名有个声音告诉着他,Dade不会希望他这么做。

 

“我接受。”是Dade掷地有声的声音,Pawn不怎么敢去看Dade的表情,他只能看到对面homme的表情也是惊讶的,显然是没想到Dade会那么配合。

 

“去哪里都一样,我会证明我自己。”

 

看着Dade摔门而去的背影,Pawn完全不能因为自己换到了更好的队伍而高兴。

 

Homme看着这两个他一路看着过来的弟弟,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这是教练组一致认为更优的选择:“元硕,其实这个互换不是因为状态或者实力的差距。而是感觉你们更适合另一个队伍。不如把最强的自己展现出来,如果这次互换能让两个队伍都有所提升,你们也会为这次互换而庆幸的吧。”

 

Pawn呆呆地点了头,道理他都懂,但是他更能理解Dade心里的不平衡。可现在的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甚至没有资格去安慰Dade。

 

 

12点的钟声已经敲过了,生日也已经过去了。Pawn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没有睡着,于是他披上羽绒外套,决定去楼下透透气。

 

外头的雪已经不下了,然而地上因为那场大雪留下的没有消融的冰雪,散发着丝丝的寒意,让这个冬夜的更加刺骨,也让Pawn越发地清醒了。Pawn缓步逛到了附近的街心公园,那里早上会卖好吃的炒年糕,Looper带他来买过一次炒年糕。

 

更深露重,年糕摊肯定不会出现在深夜的街心公园里,原来年糕摊左右的位置,站着两个人。

 

Dade环抱着Looper的肩膀,把整个人的重心都放在Looper身上,看起来很放松。但紧闭的眼睛,紧握的拳头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懊恼、委屈、不甘,这些词都完全不适合Dade。Pawn没想过自己会见到这样的Dade,Dade在他心里一直是令人崇拜的将军般的存在。

 

“御珍其实不应该难过,我觉得蓝队确实更适合御珍。”Looper安静的声音落在寂静的夜里,却让Pawn怎么都无法忽视。

 

Dade的声音褪去了冲天的傲气,取而代之的不是愤怒而是不舍:“我不想和哥分开,我想和哥一起赢比赛、拿冠军。我只是想要梦想实现的时候有你在身旁!”

 

“没关系的,御珍。虽然我们也许会兵戎相见,但是起码我们一定会有一个人胜出,这样不也很好么?”

 

Pawn的脚像是粘在了原地,一步也迈不开。也许Dade只有在Looper面前才会这样偶尔失常,也许也只有Looper才能安慰得了Dade,Pawn突然这么相信着。甚至有那么一瞬间,Pawn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好像有个外人无法介入的世界。那是自己,即使走上前去也没办法触及的吧。

 

“元硕!”静止魔咒好像就这么被Dade打破了。Dade似乎情绪恢复了不少,睁开眼睛的同时发现不远处的Pawn,毫无芥蒂地喊着暗自出神Pawn。

 

“元硕怎么那么晚不睡觉来公园里?”听到Dade的话,Looper转过来也看到了Pawn。

 

一时间Pawn莫名有些慌张,慌的不是换队的事,是他反而觉得自己有种窥探秘密被抓包的错觉。故作轻松,Pawn刻意放大了声音:“我是记得这里有个年糕小摊,想来买年糕吃……”

 

“哈哈,元硕你是饿傻了么,大半夜怎么可能有炒年糕卖。”Dade一如既往有点憨有点傲的笑声打断了Pawn没说完的借口,“走走走,我们回去哥煮面给你吃,算是补给你的长寿面,我可从来没给人煮过长寿面,亨硕哥也没有的,荣幸吧?。”

 

Pawn被Dade一把揽住向基地走去,余光却看到Dade一把牵住了走在旁边的Looper。

 

 

 

5

 

刚到Ozone的日子,对Pawn来说并不是很愉快的回忆。

 

虽然彼此都是已经熟悉了的兄弟,但却没有真正地一起战斗过。一旦真枪实弹上了战场,因为几乎没有配合过,而且彼此的打法性格也有些摩擦,刚开始的训练赛简直让乌云笼罩着Ozone。

 

独断的Mata、偏执的Dandy、冲动的Imp,让Pawn陷入了短暂的纠结。幸好Looper依然是那么的淡定稳重,不仅多次在比赛中稳住了局面,更慢慢地协调了变化后的队伍。

 

那种好似刻在了Looper的血液里的淡定,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大心脏。如果说,Dade的骄傲自信、张扬霸气是Pawn崇拜着的,那么Looper这种淡定悠然、稳重沉静则是Pawn一直向往着的。

 

Pawn崇拜着Dade,欣赏着他旁若无人的骄傲,却知道自己永远做不到那样,也不曾想过变成那样。他想成为的是Looper那样,能稳住能淡然处之的人,不管是游戏里还是生活中。

 

慢慢融合了的Ozone和快速整合了的Blue让Pawn因为换队的担忧降到了最低。在没有训练的时候,Dade还会带着炸鸡和小零食送到Ozone的训练室来慰劳他们,大家和之前一样有爱和睦,抢着炸鸡和零食。后来Pawn在TLS中听到了Looper说,那是他最爱的炸鸡店。

 

过着紧张又和乐的日子,春季赛开始了。重生登场的Ozone和Blue确如教练组所预期的更强了。还有一个没在预期中,却让人分外惊喜的情况——Dade的状态又回来了,那个刺客之王,勇往无前的将军又回到了OGN的战场上。

 

与外界猜测的截然相反,本以为会尴尬会不爽的Pawn恰恰是最高兴见到这一幕的人之一。自己崇拜的哥哥赢来了职业的巅峰,而自己也完全融入了队伍,稳步地成长着。

 

在半决赛输给了Blue,让Ozone在失望中不断进步。大师赛中,三星家共携手,兵不血刃地战胜了旧时的王者SKT。春季赛冠军、季军,大师赛的冠军,OGN简直就进入了三星的统治圈。作为春季赛和大师赛最引人瞩目的选手之一,Dade在大师赛之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Pawn看着被众星碰月的Dade一直自然地回答着媒体的问题,发自内心的豪言壮志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自大,反而有很多认同感。

 

“那Dade选手觉得春季赛的冠军和大师赛的冠军,哪个更有分量呢?”

 

“我觉得都很重要,但我因为大师赛的冠军更欣喜,这不仅代表我们一个队,也代表了我们整个俱乐部,代表了我所有的兄弟队友。”

 

“Dade选手果然是个很重感情的选手呢。”

 

Pawn默默地肯定着记者的这句话,Dade是个极为感性的人,从他打游戏的风格也可见一斑,视队友也如兄弟,是投入着感情与大家相处的。可Pawn望着台上的Dade,却无端地想起了那几包炸鸡和那句话。

 

「我只是想要梦想实现的时候有你在身旁!」

 

这时Pawn发现了Dade的眼神一直在游离,并不完全聚焦在镜头上,直到Dade的眼神凝在一处突然亮了起来。顺着Dade的目光一路寻去,Pawn好不意外地看到了Looper,至于为什么在意料之中,Pawn自己也没想明白。

 

背着光,他隐约看到Looper含笑向着Dade点了点头。那种无法介入的感觉又出现了,那种只有对望的他们,其他人都成了黯然失色的背景的感觉。

 

 

 

6

 

重蹈了春季赛的覆辙相遇半决赛之后,夏季赛在Blue的保送中落幕了。不久后改名的White也击败强敌和兄弟队齐聚S4,大家对White、对Blue、对三星的期待都是一时无两。

 

内战的宿命始终没有被摆脱,White和Blue以不同的姿态,再次站在了半决赛的对立面。和几次不同的是White如有神助的发挥。也许实力在伯仲之间,但一丝丝状态的差距,让又一次内战的三星天枰,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倾向了White。

 

起身握手,Deft和Spirit都哭成了泪人。Blue的眼中有遗憾、有不舍、有祝福、有很多复杂的感情,唯独没有的是怒和恨。他们虽然输了,但是他们却有兄弟队可以带着他们的意志和精神继续走下去。

 

大家都在彼此安慰鼓劲着的时候,Dade出人意料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这件一直跟了Dade的“将军战袍”对Dade的意义有多大,Pawn可能比所有人都来得清楚。Dade把衣服直接披到了Pawn的肩上,眼里是祝福和托付。

 

被崇拜之人所肯定,Pawn感觉肩上的外套有千斤之重,但心里满满的自豪简直能直接把这压力全部化为动力。这一刻,Pawn心里的渺小的自己已经完全被放逐了,那个已经成长得足够强大的自己也能是接下大旗的将军了。

 

直到恋恋不舍地走下舞台,Pawn还是带着无与伦比的激动。他想私下再一次开口向Dade道谢,转头找寻Dade,看到在队伍最后的Dade和Looper走在一起,交握着手。

 

 

S4总决赛冠军Samsung White!

 

至高的荣誉,无上的荣耀。

 

然而接踵而至是分崩离析的消息。合队,这个词对White和Blue都太过残忍,对即将被舍弃的选手更是剜心之痛。

 

走一个都将不复存在的三星,最终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奔赴中国寻找下一个梦想。Pawn也在收到消息后就开始了打算。他不是不难过,但是对于他而言,单单的“Samsung”是没有意义的,没有组成三星的那些兄弟,三星将不再是三星,、

 

收到EDG电话的那天,Pawn在寝室门口听到了Dade和Looper的对话。虽然他早就默认这两个人会一起离开、一起行动,但是听到证实的时候,心里还是稍微有一些失落。

 

那个他崇拜的人,和那个他向往的人,都不可能选择他。虽然这好像也是必然的。

 

Pawn在第二天一早就回复了EDG,决定加入这支潜力非凡的中国强队,和Deft一起。

 

 

 

7

 

「元硕不要忘了晚上亨硕哥和御珍哥请客。——赫奎」

 

Pawn从梦中醒来,看见自己亮着的手机锁屏上的短信推送,发现自己居然梦见了17岁那年的事情。

 

“哈啾!”Pawn擤了擤鼻涕,也许是刚才就这么睡过去着了凉。不过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了,Pawn随手在衣柜里拿了件便服就出门了。

 

一进包房就听到Imp很有特色的反差声音:“元硕,你好慢!”菜都上的差不多了,大家都食指大动,等到Pawn一来,有人就开始动筷了。

 

Pawn反而没有像以前一样去抢食物。他来的晚了,想要先看看这些许久没见到的兄弟朋友。从S5之前的常规赛到现在,最久的已经有三来个月没见过了。大家都没有变,Pawn在心里暗暗地开心着,就和当时到三星第一天见到大家时一样。

 

最后Pawn的目光落在了今天聚会的发起者身上,他崇拜的人和他向往的人。他们也没有变,只是眼里的彼此更明显了。

 

“今天大家聚在这里,其实也是想和大家说两件事。”Dade举起酒杯的时候,手上的银芒一闪而过,快的Pawn几乎抓不住。

 

“下个赛季,我和亨硕哥准备去欧洲了。有队伍邀请了我们,我们经过慎重考虑,觉得这对我们也是个不错的机会。”Dade干完酒放下了酒杯,Pawn才确定心中的答案,Dade的无名指上是一枚款式简单银戒指。

 

Looper也站了起来向大家敬了一杯酒,Pawn在看到Looper手上相同位置的相同戒指,心里突然觉得有种尘埃落定的踏实感。

 

“还有就是,御珍和我,决定去荷兰登记结婚。”

 

全桌居然无一例外排起了手,包括Pawn。Pawn环顾一周,发现大家都一样的了然神情,方才恍然大悟。其实早就有所发现的不止自己……

 

聚会在大家的祝福和欢声笑语中划下了句点。Acorn背着东倒西歪的Imp回LGD了;Dandy让Spirit扶一下Mata,然后自己去招呼出租车了;Heart给Skatch围好围巾向大家道别了。

 

Dade和Looper也和大家挥手作别,因为明天下午他们就会飞往欧洲。

 

Dade说想和Looper一路走回M3去,最后看看上海。Looper笑着说天那么冷,自己肯定走不动,Dade轻轻地抱住他说要把他背回去。

 

Pawn看着渐行渐远的一对身影,心里说不出的感受。

 

再见,我崇拜的人和我向往的人。

 

祝福你们,我崇拜的人和我向往的人在一起了。

 

感觉你们,我崇拜的人和我向往的人在一起了。

 

在我还不懂爱的年纪,告诉了我爱的样子。

 

虽然我从没有参与,但是见证了这段故事,也足以成为生命中美好的回忆吧。

 

而我也会找到这样的另一半,或早或晚。

 

“喂!元硕你发什么呆,快回去吧,那么晚,科利尔辣舞又要唠叨了。”

 

-END-

 


评论(15)
热度(42)

© 照喵家的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