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甜一点 一 [樱桃奶昔]

(昨天手机捉虫,排版瞎眼,终于改回来了~)

最近虐的很,玻璃渣吃的心都成渣渣了。

只好随便码一点点大概甜的。


CP:  DanDy x Deft

这不是邪教,这不是邪教,这不是邪教,这只是个拉郎。

起因是因为微博一个韩粉太太的图。

http://weibo.com/5625089312/CweAPBiEL?type=comment#_rnd1443029050227

 

写在之前:

1、文章时间设定段大概是14年春季赛前。

2、作者文笔堪忧,随便看看吧,要是能甜就算一下也好。

3、应该是会写下去的,写不来肉和BE,所以都不可能出现。

4、没太仔细看过,发的有点仓促,如果有bug或者错别字请告知。

5、每次应该都有一种甜品吧……



-----------------------------------------------------------------------------

 


1

 

吃货有两个胃,一个装正餐,一个盛甜食。Deft认为这句话对也不对。

 

Deft不是标准的吃货,完全没有Pawn和Looper那样对食物的强烈需求。但是说起对甜食的执念,Deft自认不输给三星家的两个大吃货。在训练赛之间的休息时间忙里偷闲,到三星家基地附近的一家甜品店吃甜品,是Deft很喜欢的放松方式。

 

这天是例行和Ozone打训练赛的时间。打完一局之后由于Dandy临时有事,后面两局训练赛被取消了。突然多了些休息时间,Deft决定先去他钟爱的甜品店喝一杯奶昔,然后回来找个人双排去。

 

披上外套带上帽子作掩护,抄着近路,很快就到了常去的那家甜品店。虽然甜品做的很地道,但是因为位置有些偏僻,总是看起来门可罗雀。今天也没有太多人的样子。不过这反而更合Deft的心意了。

 

Deft在进门前看见了门口的海报上本周的推荐新品是樱桃奶昔,图片上新鲜樱桃的娇艳欲滴的样子,所以在点单的时候没有过多的考虑就选择了樱桃奶昔。只是片刻,红粉的奶昔衬着晶莹的玻璃杯就被放到了Deft眼前的托盘上,最上面点缀着两颗新鲜的樱桃,让整杯奶昔看起来更加可口。

 

Deft小心地端着托盘,转了个弯,熟门熟路地往自己最喜欢的小角落走过去。Deft走的小心翼翼,始终关注着晃动的樱桃。直到前面隐隐传来压抑不住的啜泣声,Deft这才抬起头,往前看了一眼。

 

Deft觉得如果不是现在的化妆品防水性都挺好,现在那瓜子小脸早就变成个花猫脸了吧。不过女伴哭成这样,还是无动于衷的男人也蛮少见的,虽然并不关自己什么事。于是Deft把视线移回樱桃奶昔上,继续朝目的地走去。

 

 

 

2

 

金赫奎,18岁,在甜品店里端着奶昔走向座位中。

距离回答「无意见撞到前辈被泼该怎么办?」,还差不到十步。

 

所以说,意识到那边有麻烦还不绕路走的自己真是活该,Deft心想。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在他路过那个哭泣的女孩子时,女孩子会突然站起来,一把把他的樱桃奶昔尽数泼到对面那个始终淡定的男人身上。

 

电光火石间,Deft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到底应该先让女孩子赔我的奶昔还是先和那个男人说对不起呢?Deft有点尴尬地转头看向被泼了的男人。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要回头啊,被无辜地卷入男女纷争就应该快点撤离才是,Deft心想。

 

那个脸颊上领子上都是樱桃奶昔的男人怎么穿着三星的外套,还和自己家那个笑起来很温柔,但大部分时间很面瘫的兄弟队队长,长得一模一样。

 

“哥……”最终还是Deft先开口了,“你也在这里吃甜品么?”

 

被泼了一脸奶昔附带两个樱桃的Dandy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给了他一个没什么弧度的笑,“赫奎,你的樱桃奶昔挺好喝的。”

 

所以说,管不住自己的嘴是一种病,得治,Deft心想。

 

然后他看着Dandy默默地扯了几张纸巾,默默地抹了抹脸和衣服。又歪了歪头看到那个女孩子红着眼睛无声地掉豆子,睁大眼睛直直地盯着Dandy。最后选择动手不动口,拿起纸巾帮Dandy擦掉衣服上的奶昔。

 

 

 

3

 

Deft觉得自己简直无辜。只是想来喝杯奶昔,别说奶昔没喝到,还意外地撞见了这种尴尬的场面。

 

这次Deft学乖了,秉持着多说多错的原则,不准备率先开口打破平静。所以低着头越发专注地为Dandy擦拭外套上的奶昔。

 

手上的纸巾染上樱桃汁的颜色,还隐隐能闻到樱桃的香气,Deft不无可惜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嘲笑他对甜食的偏爱,Dandy轻轻地笑了一声,虽然很短促,但是Deft很确信自己听到了。

 

是因为谁自己才没喝到樱桃奶昔的?Deft为自己的奶昔愤愤不平,刚想瞪一眼回去,却一眼看到了Dandy外套领子和脖子间卡着的小樱桃。艳丽的红,温润的白,Deft脑中居然跳出了“秀色可餐”四个大字。有些愣愣地伸手去拿那颗樱桃,划过的肌肤凉凉的,樱桃却有了体温。

 

“赫奎就那么想吃么?”身边传来调笑的声音,Deft才发现自己看着樱桃出了神,顿时有点尴尬地把樱桃丢回已经空了的奶昔杯里。却发现对面的女孩子已经没了踪影。Dandy伸手按了一下Deft的帽子,说:“我们也走吧,回去训练了。”然后起身准备离开甜品店。

 

Deft有点鬼使神差地张了张嘴巴发出声音:“那个是哥的女朋友么?”

 

“刚才就不是了,她觉得我不体贴又不浪漫,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所以把我甩了。”Dandy转头扯出个有点浮夸的无奈表情。Deft忍住想要吐槽的冲动,她那个样子哪里像是甩你啊?明明比较像你始乱终弃,然后被人家怒泼好吧。

 

 

 

4

 

看着前面明明步伐优雅潇洒,却走得有些快的背影,Deft觉得今天大概有点糖分缺失,怎么走了趟甜品店,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了。

 

许是觉得他走得慢了,Dandy走回来拉过Deft的手:“走快些吧,估计有些洒到衣服里了,总有些甜腻的感觉。”

 

有点甜……

点甜……

甜……

 

甜的仁圭哥?一瞬间好像能闻到Dandy身上传来的樱桃香。

 

Deft并不知道自己怎么被Dandy拖回基地的,直到Dandy放开他的手,匆匆地赶去冲澡,他才有点回神。拽下帽子,窝进沙发,Deft用力揉了揉自己被帽子压扁了的头发。

 

轻轻地把手背帖子额头上面。没发烧是肯定的,但是今天的脑回路显然有问题。Deft闭上眼睛,把今天甜品店的事倒了个带。樱桃奶昔的广告、服务员有礼又公式化的对话、店中寥寥无几的顾客、女孩子哭泣的面容,全部都是那么模糊。

 

那个没有弧度的笑,那句好喝。记得。

那声带点嘲弄的笑,那问的话。记得。

那只没有什么温度的手,那个甜的仁圭哥……

 

Deft觉得自己问题有点大。

 

“赫奎发烧了么?”Deft睁开眼看到Dade看着他,把手从头上放下,并坐起身来以示自己没有不舒服。Dade见他脸色无恙,立马就把手上的衣服塞到他怀里,“仁圭哥去洗的太急,换洗的衣服放在衣柜旁没拿,你去给他送一下吧。我怕亨硕哥饿着,我得快点去给他煮面。”说完没等他回答就风风火火地就离开了。

 

Deft一阵茫然,刚刚御珍哥说了什么?好像是要送衣服,因为有人洗澡忘记带换洗衣服了。到底是谁那么脱线……仁圭哥?仁圭哥!

 

Deft刷的站了起来,仁圭哥要是洗完发现没拿衣服,会不会着凉?Deft一把抱起衣服跑到浴室门口。但是到了门口,Deft又犯难了,也不知道仁圭哥洗完没有。没洗完,自己这样冲进去会不会太唐突;洗完了,自己这样冲进去好像更唐突了。

 

 

 

5

 

脑子里的小库奇好像是看不得他继续蠢下去了,一个W飞上来,对他迷糊的脑子就是一阵扫射:你是不是不会敲门?

 

对,对,敲门,敲门。

 

手刚触到门,就见门从里面打开了。

 

Deft毫不犹豫地先捂住鼻子。

 

“赫奎来给我送衣服么,谢谢。”Dandy从门里探出一个挂着水珠的脑袋,接着半个身体和两条胳膊都伸了出来。Dandy伸手直接拿走了Deft拿着的衣服,然后望着表情壮烈的Deft:“鼻子怎么了?”

 

快关门吧快关门,Deft觉得自己就是个残血的小库奇,跑都跑不掉,只能指望对方放弃追击他:“我就是有点想打喷嚏,浴室的水汽有点重。”

 

Dandy觉得这个孩子真的一点也不会骗人,有点坏心地伸出手在他头上弹了一下。

 

带着热度和湿度的手指简直是爆炸伤害,Deft脑海中的残血小库奇被那个从暗中跳出来的狮子狗,直接秒杀。Deft往后退了一步,丢下一句“真的要打喷嚏了”就落荒而逃。

 

Dandy望了望自己腰上围得好好的毛巾,觉得逗这个小孩真的太好玩了。等了挺久本来就准备出去的,开门看到有点慌张的Deft,居然忍不住就想撩他一下,不过以前也没见那么扭捏。

 

Deft直接回了房间摊到床上。捂在鼻子上的手迟迟不敢放下来。

 

脑子里的小库奇已经被困在泉水里了,狮子狗就是不推基地,在破碎的门牙塔旁边跳舞嘲讽:“其实你什么都没看到,矫情什么!”可是没看到都这样了才更麻烦吧。

 

Deft觉得自己没救了。

 

当天晚上Deft做了个梦,梦里面有个人,对他的好,对他的笑,对他的面无表情,对他的严格要求,都历历在目。那个人很甜,笑得很甜,闻着也甜,吃一口不知道是不是也是甜的。可是刚想吃梦就醒了。

 

睁开眼放空着,Deft意识到自己可能早就病入膏肓了,只是昨天在那家甜品店恰好被诊断了出来。

 

6

 

昨天Dandy有事耽误的训练赛安排在了今天下午。但是天公不作美,天降雷雨,训练赛开始前基地的网络突然非常不稳定,训练赛又不得不推迟。

 

Deft在训练室随便看了看新闻,头条都是这场来来势汹汹的雨。果然一个小时后被告知这一片地区的网络都被影响了,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于是Deft准备回自己房间去。

 

路过客厅,撇到玄关处晾着一把湿漉漉的伞,Deft心想谁这么大雨还往外跑。

 

打开房门隐隐闻到一股甜香味。

 

桌上赫然是一杯樱桃奶昔,杯壁上面是昨天甜品店的logo。

 

Deft手忙脚乱又小心翼翼喝了一口樱桃奶昔。甜蜜又微酸樱桃带着奶昔的柔滑,一下子充斥了Deft的味蕾和心。

 

那么大的雨,那么甜的樱桃,那么好的你,那么自己……是逃不掉了。

 

Deft第一次觉得外带的甜品居然比堂吃来的更美味。



评论(10)
热度(30)

© 照喵家的团子 | Powered by LOFTER